RSS icon Home
  • Kubuqi, Day 3 - []

    Jul 28, 2013 14:10 库布其 沙漠 旅行 志愿者 星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br-logs/234858423.html

    终于,我又熬夜了,为了饱览摧残壮丽的沙漠星空,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酸疼的双腿,在沙漠公路上来回走了两三个小时。我实在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碰上阴雨天气便就情绪低落,但今天午后突然晴空万里,久违的太阳终于露出慈祥的笑容,我在沙漠中总算看见到了日光,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库布其用阴雨连绵迎接了我们,又在我们意气消沉时上给我们送来了金光万丈,这只能说,是天意。

    今天我再一次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产生质疑。首先质疑自己是一名观光团成员还是一名亿利志愿者,其次又质疑自己是一名亿利志愿者还是一名出席论坛的社会名流,最终又质疑自己是一名研究生还依然是一个孩子。第一重质疑,不用多说,是因为同昨天一样接近于旅游团的日程安排。这第二重质疑,发生在库布其沙漠国际酒店门前的大刀图湖观景台。这哪里是沙漠啊!简直堪比人间天堂。远处是沙丘延绵不绝,在光线照射下影移形换,黄澄澄的沙砾炯炯闪亮,近处则是鱼翔浅底,沙鸥飞掠,湖水平平,芦苇依依,一派祥和繁荣之胜景,天高云淡,比蓝更蓝,水清湖净,比绿更绿,西宁的青海湖缺几分北方的风骨,宁夏的沙湖比不过这里豪迈的宽广,云南的洱海又少那么一点安逸和纯洁,站在湖边,仿佛听见船工的号声,嗅见黄河的泥沙,更看见亿利人的坚守与奋斗,看见人类的伟大。阴雨下的七星湖,是失乐园,今天的七星湖,是真真切切的复乐园。有员工给你提供讲解,有领队给你指路导向,一群人在七星湖风景最秀丽的水畔停留小憩。这等待遇,似乎从来只在新闻镜头中看到,在报章杂志名人政要的出访活动中见闻,现今经降临在一群年轻的志愿者身上,乃幸事也。

    至于那第三重质疑,则是发生在晚上。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简简单单的生日,竟会在我们身上摇身一变成热闹的狂欢。贪玩是孩子们的天性,但不知道是不是大学生的本性,至少从今天的生日派对上来看,我们这群人对于本职工作的热情上有提升空间,对于在大漠里习性玩耍倒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偏好。操场上摆放着两台蛋糕,原以为是给两个过生日的同学一人一份,到最后才发现其中的一只专门用于攻击:找准对象,狠狠地将蛋糕奶油抹在脸上,趁对方防备不及赶紧开溜。一群人在缓缓升起的星空下放纵地奔跑追捕,就好似小学校园里尽情嬉戏的儿童,形象、仪容、发型……这些成人世界中的形式与框架,终于找到了隐退的机会,在响彻四周的叫嚷和大笑中让位给了天真和烂漫。

    但今天的最高潮,则是在深夜。我从未见到过,比今天沙漠晚上更杂密、更璀璨、更震撼的星空——这是一个从小到大生活在腐朽糜烂的城市生活中的人对于沙漠最真挚的一种热爱——当你抬起头、甚至只需向前望去,就能看见撑满整个视野仍继续向外扩张的星星扑面而来,看见那传说中的银河就淡淡地、优雅地架在苍穹中时,你已被自然于人的权柄所控制,忘却了所有的疲惫,抱怨与浮躁,就如久旱逢甘露的大地,尽情拥抱着蓝黑色的夜空。我那贪玩的本性终于掩饰不住对纪律的顺从,悄悄离开了游玩的队伍,离开住处,独自一人行走在没有路灯的穿沙公路上,为的就是逃离人类文明的灯光,逃离现实世界的嘈杂与浮华,彻彻底底地接受星空的恩赐,自然的洗礼。纵然没有《第九交响曲》的陪伴,只有Porcupine Tree的Lazarus和Nicholas Gunn的Canyon Nights,但能站在沙上,坐在路边,静静地聆听耳畔风吹草动,虫鸣狗吠,默默地仰望头顶星月辰明,我不再需要什么需求。北斗七星的大勺子稳稳地架在北边略偏西的位置,今天的大勺子好像特别能盛,似乎一大块夜空都被挖了出来放了进去似的。猎户座清晰可辨,似乎不在太空,而只是在幕布上闪耀。有时候,流星就那么倏地划过,或者华丽高贵,或者淡雅低调,星空好像因他们变得更加亲近,但又不因他们的到来而产生任何骚动。银河暗暗地衬在众星之下,自由洒脱地睡在天边,将夜空这床单压出了一片柔软细腻的印痕。《第九交响曲》的曲调在耳畔响起,我给好友打了个电话,讨得了星空摄影的基本参数,借来了一台单反,经过十几分钟的摸索,终于拍出了平生第一张像样的星空图。只是可惜当时手机上既没有贝多芬的作品,也没有Don McLean的星夜,否则这将是一个多么难忘又完美的夜晚。

    也许这星空,便是对来库布其做志愿服务的最佳奖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