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icon Home
  • 古都,名山 (Part 2) - []

    May 27, 2013 20:54 游记 西安 华山 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br-logs/234156571.html

     (上接Part 1)

    *     *     *

    旅遊專綫堵在了距終點不遠処。我看了看表,已過三點。看來,要大刀闊斧地砍掉一些行程安排了。碑林博物舘、大雁塔、樂游原……西安何處無古跡,哪処不去不后悔?砍景點,跟打劫沒什麽兩樣。但無論如何,有一個地方我肯定不能不去。

    那就是回坊,俗稱囘民街。歷經百餘年的歷史,至今依然熙熙攘攘,人聲鼎沸,商賈穿行,廟宇遍佈,這裡曾經是居住區,現今仍是生活圈。物換星移,政權更迭,這裏的生活和信仰仍然保持著原始的純真。

    在北院門路口下車的那一瞬閒,看到石坊和參天大樹覆蓋的寬街,心中多了幾分安寧,腳步自然放慢,轉入一條胡同,又穿過一片跟在《高級英語》書上那篇《中東市場》所描繪得幾乎一致的市集,我們就與化覺巷大清真寺不期而遇了——沒有氣派的山門,沒有精致的裝點,沒有跟在你身後問你要不要燒香的老太婆。要不是有兩個中年男人把在一扇掉了漆的紅色木門前,我們很有可能錯過了這地方。

    囘民街裏的清真寺,大多都以這種狀態存在,並不願意被外界過多的打擾,獨處一隅,我之前總是感嘆北京的大覺寺是怎麽的靜謐,但與這些清真寺相比,竟顯得世俗了。大清真寺裏還有一些古代園林佈局,而像大小學習巷、皮院門那兒的規模稍小一些的清真寺,一踏進去便就是禮拜大堂,除去大堂也就只有浴室和起居的住所了。我看著浴室外排排挂著的毛巾,又瞅見大殿前緩緩流逝的時閒,幾個帶著白紗帽的穆斯林從面前走過,眼神莊嚴肅穆,我感覺自己與這些平凡的信徒之間似乎有著天與地的距離,進而對這清真寺竟產生了敬畏,對古蘭經萌發了崇敬。我嘗試問他們一些平常的問題,但得到的回答卻是相當的冷淡。這些清真寺裏的信徒,同樣並不願意我“侵入”他們的生活,我知道這是我沒有宗教信仰所致,我同他們就好比弱智和天才在一起,的確沒有太多能交流的了。在小學習巷清真寺,我被很客氣地請了出去,因爲第四場祈禱即將開始。“對不起,我們要開始祈禱了,你迴避一下。”阿訇對我說。只是這清真寺實在簡樸節約,我退後幾步,便囘到了門口。關上大門,沒走幾步,這清真寺便隱沒在一片水泥平房中,沒有青塼紅墻,沒有石獅龜螭,感覺就像嵌入到word文檔中的數學公式,只有和諧,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突兀。


    我看著浴室外排排挂著的毛巾

    就算回到這最大、最著名的化覺巷大清真寺,我們依然被一塊赫然寫著“禮拜大殿,遊客止步”的標牌擋住了腳步,不能進入大殿瞻仰穆斯林文化。因爲有限制,大殿顯得更加嚴肅清淨,也更有神祕感——比如現在我眼前就有數張寫著“匣子停放処”的長凳一字排開。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和一位穆斯林攀談起來。

    “匣子停放処”,這是什麽意思?

    放盒子的地方。

    盒子?什麽樣的盒子?

    人最終都要進入盒子,我們要把它擡到這裡,做禱告。

    原來是這樣。放在這凳子上,有什麽特殊的意義嗎?

    這倒沒有,習慣吧。

    宗教習慣?

    是的。

    那門框上挂著的鈡,也是一種習慣嗎?

    對,這是我們禮拜的時閒。虔誠的伊斯蘭教教徒每天要面向麥加方向朝拜五次,方算得遵守教義。

    朝拜之前還得沐浴?

    是的,爲了表示對真主的崇敬,同時也爲了讓朝拜過程更加純淨。

    朝拜時間會變嗎?

    是的,它們隨著季節的變化而改變。

    根據太陽的運行規律調整嗎?

    對,沒錯。

    這麽講究!聼上去很有科學規律。

    伊斯蘭教是真主的智慧,古蘭經是真主的傳授,肯定是科學的。

    那真主又傳授了什麽?

    我們有一條清真言,就是基本信條: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那真主是天上的神帝,穆罕默德就是真實的存在?

    可以這樣說吧。真主向人間輸送了四十二部經典,可惜前面的都遺失了,只剩下了最後一本,也是最重要、最丰富的一本,那就是《古蘭經》。

    能給我仔細講講嗎?

    哎,那可複雜了。真主的智慧不是幾句話能道明白的。你真的感興趣,可以上中穆網,能找到很多資料。我這裡只能給你講個皮毛。

    我的確對這种宗教信仰很感興趣,請你說一些吧10

    作爲一個穆斯林,心裏面要牢記的就是信仰、克制、仁愛。信仰,就是要做一名虔誠的穆斯林,時時刻刻不忘記自己的身份。你看很多回民,他們並不能算得上穆斯林,因爲他們抽煙嗜酒,驕奢淫逸,完全違背了穆斯林的基本操守。誦經、沐浴、朝拜,這些都是你每天都應當做的最基本的事情,沒有特殊理由是不能避開不做的。你還要學會克制。控制自己的衝動,克制自己的欲望。為什麽要有齋月?因爲要你感受到挨餓時的痛苦,讓你時刻記住世界上還有成千上萬的人沒有解決溫飽。只有儅你經受過,並且長期經受過這種煎熬,你才更懂得珍惜現有的美好生活。你是人,不只是動物,應當時刻記住將動物性隱藏在人性之下,不要爲了一味追求肉慾而放縱自己傷害他人,所以齋月裏白天你也不能行房。你還要學會仁愛。要學會關懷身邊和全世界的穆斯林兄弟,天下穆斯林共一家。你是穆斯林,就應當拿出自己積蓄的四十分之一來供濟生活上困難的穆斯林。雖然沒有規定你一定要救濟非穆斯林,但這也是一種美德。爲什麽我們穆斯林還一致鄙視唾棄那些心理陰暗、笑人落難的人?因爲他們沒有伊瑪尼11,心胸狭窄,脾气暴躁,对人嫉妒,没有宽容之心。但如果我們坚忍而敬畏,那幺,這些人的计谋就不能伤一丝毫。其實你看,信仰、克制、仁愛三這是相輔相成的,任何一方面你做得不夠完善,另外兩個方面你肯定也會有所缺陷。只有儅你三方面都嚴格遵循教義時,你的精神世界才能走向完善。

    穆斯林又通過什麽方式修煉自己,讓精神更加完滿呢?

    每個虔誠的穆斯林都要講六信、修五功,這是最基本的。我跟你講講“五功”吧:念——每個穆斯林都必須用阿拉伯語誦讀清真言,禮——每天在規定的時閒朝向麥加行禮,有晨禮、晌禮、晡禮、昏禮、宵禮,每周五到清真寺進行主蔴日禮拜;齋——每年九月,白天不能吃食、行房事;課——儅經濟富足時,應當繳納“濟貧稅”;朝——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一生至少去一次沙特麦加城内的“克尔白”朝觐。

    這麽多清規戒律,是否能適應現在快節奏的生活,和當前的社會形態呢?假如我有著一份工作一天到晚忙得連軸轉呢?

    伊斯蘭教是包容的,周全的。它充分攷慮到了每個人生活的實際狀況。如果你忙於工作,可以不用每天朝拜前沐浴,甚至不一定做到每天五次的朝拜,但心裏有真主,並且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將朝拜作爲第一要務即可。如果你經濟條件有限,有生之年籌集不到去麥加的路費,那不去麥加朝拜也可以。如果你身體狀況不好,無法承受齋戒的困苦,那麽你少量進食麵包等干糧或素食也可以。但你一定要問心無愧。因爲真主一切都知道,你爲了貪圖方便或享受故意不去遵循這些教律,死後必定會受到懲罰。

    這樣看來伊斯蘭教是一個複雜龐大而又完備的體系?

    正是。真主主宰著萬物,控制著這個世界的所有運行規律。

    它像一門博大精深的哲學……

    不但像哲學,而且具有科學性。

    既然這樣,又怎麽解釋女人在伊斯蘭世界裏面的地位……?

    你這樣想是錯誤的。伊斯蘭教一點都不落後,女人也並沒有受到歧視。我們在保護她們,因爲女性先天具有弱勢,容易受到男性侵犯。你知道男人用什麽犯罪嗎?

    我想說用下半身,但因爲禁忌始終沒說出口。

    男人用眼睛犯罪。他們看見年輕女子貌美動人,看見成熟女人體態豐盈,便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因而犯罪。穆斯林因爲懂得克制,不會犯下這樣的罪過,但那些非穆斯林呢?爲了保護女性,我們必須包住他們的臉頰,只露出眼睛。同樣爲了防止他們在外面受到襲擊,女性往往在傢中朝拜,而不是去清真寺。

    原來是這樣,果然方方面面的問題,伊斯蘭教都攷慮到了。

    是的,它很先進。

    那麽,中東地區遜尼派、什葉派之間的武裝沖突,又怎麽解釋呢?

    對真主的認識不一致,日積月累的分歧上升為了衝突。具体的我也説不清。但是伊斯蘭教是一個崇尚和平與順從的宗教,穆斯林是追求和平、注重自我克制的,這種武裝沖突損傷他人的利益,同時傷害生命,並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寺院裏響起了吟唱的歌聲,誦著我聼不懂的《古蘭經》,曲調哀轉悠揚,時不時讓人想起塞外吹《折楊柳》的憂傷。晡禮時間到了。或許,阿拉伯世界的樂曲總得帶上一份悲天憫人的同情吧?就像那首著名的伊拉克搖籃曲النوم، طفلي《睡吧,我的孩子》,母親唱給嬰兒的催眠曲,卻被悲傷的氛圍貫穿,不難讓人想起長達十年的伊拉克戰爭,再想到那無數傷亡的士兵和平民,不禁潸然淚下。

    讓我流淚的,其實倒不是曲調本身,而是伊斯蘭世界在現實中的悲哀。千年前,在那裏,兩河流域水土肥沃,孕育了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成爲人類朝覵的聖地,千年后,依然在這片地區,有的卻是貧瘠的土地和乾枯的水源,滋生著戰爭和衝突,成爲全球爆炸新聞的來源。到底是什麽扭轉了這一切?是因為美國的單邊主義?西方強國霸權伸張?民主的普世價值得到認同?似乎能解釋,但又不徹底。轉念又忽然覺得,什麽齋戒,朝拜,清真言——其實並不科學,也沒什麽哲學,甚至覺得,一生至少要去麥加朝聖一次的規定,是多麽的強制專橫,不尊重人的自我選擇。你回來查閲資料,發現動用武器的“聖戰”竟然也屬於伊斯蘭教的一部分!這到底是宗教,還是洗腦和統治呢?穆斯林當然不能離經叛道,但實踐中暴露出來的漏洞和缺陷,不去批判又怎麽修正提升呢?萬能的真主也能解決這些嗎?


    我們有一條清真言,就是基本信條: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晡禮時間到了。

    我原以為我會帶著大徹大悟心滿意足地離開清真大寺,但現在我不得不帶著更多的疑問離開這裡。晚上六時半,清真大寺裏的遊客已經寥寥無幾,走出院門,囘民街似乎變得嘈雜了,華燈初上,炊煙直升,街邊燒烤炭香四溢,夜市攤點拍起了長龍,清真大寺隱沒在了夜色中。


    晚上六時半,清真大寺裏的遊客已經寥寥無幾

    漫步回坊,我們原以為到了中西部城市,吃喝物價能比北京便宜一些。我們錯了。

    在幾年前,這裡的確是美食家的天堂,各式正宗清真餐飲在這裡以及其合理的價格出售,一個人完全可以用在北京餐館裏一頓飯錢的價格在這裡從拂曉吃到天黑。可現狀是,我們花了二十塊錢,買來了七八根烤串。

    “原本沿街那些出售便宜的小吃、布艺、特产的小摊点,几乎很难看到,取而代之的,是拉客的‘黄牛’。想带点特产回去?那就得进商铺,价格自然水涨船高。”繙看臨行前記下的出行提示,觸目驚心的字眼躍入眼簾。

    同樣讓人感到觸目驚心的還有這裏的小偷。西安“賊城”遠近有名,此前去過的朋友不少就有被偷的。我們邂逅了一對雲南遊客,聊得正歡,便有行蹤可疑的小孩悄悄在身後站定,要不是我們發現的及時,那會有多大的麻煩!

    盡管如此,業界良心的餐館還是存在的,他們只眷顧當地生活的人們,和樂於穿街走巷細細探尋的行者。沒有通徹透亮的店面,沒有氣宇軒昂的招牌,樸素的日光燈照著白瓷磚鋪就的牆面,紅色的水泥臺階默默地將遊客送上二樓,這些店甚至沒有紙質菜單,一大幅燈箱打出的菜單釘在墻上,倒也方便。我們就是這樣找到了賈三包子鋪和老米傢羊肉泡饃。前者做的包子皮薄餡厚,鮮嫩的牛肉在浸在濃郁的汁水裏,在米白色的皮兒下時隱時現,端上來的時候它們是那麽可愛,仿佛一個個翩翩起舞的精靈,讓我在筷食和勺食閒左右爲難,用筷子怕戳破了皮怪可惜,用勺子又感覺不美觀雅致,但那一蒸籠的湯包實在鮮誘惹人,最後我索性就著那蒸籠通通通吃了個乾淨,吃罷飲上一碗胡辣湯,就好似吃了滿滿一桌的日式料理,配上一整瓶清酒,酣暢淋漓,心曠神怡。

    至於那羊肉泡饃,我覺得有一股淡淡的意式通心粉的味道,最喜歡的是“泡”這個字——一大碗麵粉與羊肉的混合物,説是膠體吧,不至於那麽黏,説是糊吧,也沒那麽稀,說它是普通麵食吧,和記憶中的原型又相去甚遠,仔細看看,倒有點像雀巢的美極土豆泥,但這羊肉泡饃可全是自然產物加工而成,無色素添加劑防腐劑,整整一大碗掂在手裏,沉沉的,肉粒隨便一舀都有,嚼勁十足,邊吃邊讚嘆著店家的實在。但將吃泡饃發揮到極致的,儅屬鄰桌的當地人,男女老少圍坐桌旁,你一句我一言把大蒜瓣碎了往盆兒裏撥,辦上個十來分鐘根本不算啥稀奇事。最後吃時還不停地在碗裏攪動,好像要比誰劃的圈最圓,誰攪得最均勻似的。顯然你不能說這是玩弄食物,但這种風俗習慣著實有趣可愛。

    原本想去定傢小酥肉,嘗嘗酥牛肉泡在油湯裏滑嫩酥軟帶點韌勁的口感,可惜爲時太晚,當天的牛肉已經全部用完。正兒八經坐下來吃的餐館逛罷,我們轉戰流動攤點。油茶、柿餅、蜂蜜粽子、甑糕……一個個讓人饞涎慾滴的名稱在眼前飄動,無奈之前磐盡腹飽,現在只得忍痛割愛。在一個販賣山寨太陽鏡攤點旁我們發現了那輛著名的流動涼糕車,涼糕吃的就是甜中帶酥的綿軟和香糯,小小一個涼糕,卻匯集了八方各路食料的特點,有上海城隍廟的清新,有北京護國寺的厚重,有香港許留山的滋甜,也有武漢坡子街的濃郁。吃著五塊錢十個的涼糕,挑著十塊錢一幅的墨鏡,我們雖然很“貧窮”,但也過得歡樂。

    走出西羊市回到北院門,我們在去高傢大院的路上邂逅了一家鏡糕攤點。不知是因為在北院門,地段優勢蓋過了對口味的講究,還是因爲一個多小時的美食尋覓使我們的味蕾變得麻木,除了鏡糕售價三元,造型像塊園鏡以外,並未留下太多印象。倒是後來喝到的當地飲料冰峰汽水給我留下的飲下挺深刻。冰峰之于西安就好似北冰洋之于北京,二者都是老牌的冷飲厰傢,北冰洋在帝都銷聲匿跡多年方得復出,冰峰卻能在西安久立不倒,除了價格和口味的優勢,也離不開當地人對這個品牌的信賴與支持。傳統的玻璃瓶,經典的桔味汽水,竟然我想起了五六嵗時在上海新式里弄的房子裏消夏避暑的經歷……

    在囘坊的最后一個樂章,是拜訪高傢大院。這是一家中國與瑞典共同保護的傳統民居宅院。大院貌似是三進閒,佈局和一般的四合院不太相同。平遙和北京的四合院都有東西廂房、内院外院、正房南廳,但這高傢大院則是幾排雙層建築一字兒排開,沒有院落,只有過道和走廊。只是晚上進去屋裏燈光昏黃,除了一些似古非古的家具和普通的字畫外沒有其他的内容,墻上零零散散挂著一些舊照片,也不知想要表達什麽主題?這昏暗的環境到跟我在平遙下榻的鄭傢客棧有幾分相近,但是鄭傢客棧溫馨祥和,這裡卻有一種冷清,甚至是恐怖——好吧,可能又是我們在自作多情,幾個女生已經在一個廂房裏閙起鬼來。

    這自作多情還體現在拍照上。在高傢大院的倒座旁邊有一條普普通通的石階,燈光效果下面顯得幾分文藝,於是我們便開始擺出各種姿勢企圖打造男女文藝小清新,起初的幾張還有幾分這意思,但是拍到後來就不對勁兒,再後來我們兩兩合照,就徹底變了味兒。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拍攝過程,最後是在兩張模仿鳳凰傳奇的拍攝過程中度過的,要不是工作人員過來說要關燈了,我們還不知道會搞出什麽鬼名堂。






    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拍攝過程,最後是在兩張模仿鳳凰傳奇的拍攝過程中度過的

    高傢大院的亮點——或許也是整個囘坊的一大亮點——就是這兒的皮影戲了。

    表演皮影戲的是一對年過半百的夫妻,和清真寺裏的穆斯林一樣不願意被打擾。第一次和他們會面,話還沒說完,男的就說“現在還早呢!你們九點十五再來!”把我們半請半轟地“趕”了出來。我們等到了九點零柒分,見無事可干,又囘到了那裏。那男的看了看表,又看了看我們,說了句“也就你們幾個了!坐下吧。把門關上,開演嘍!給你們演個……三打白骨精吧!”


    給你們演個……三打白骨精吧

    兩米見方的幕布背後投出了黃色燈光,磬儿、钹儿、铙儿叮鈴哐啷一齐响,夫妻搭檔使著我們不怎麽聼得懂的陝西方言,悟空、唐僧、八戒、沙僧依次出現。白骨精出來的時候還著實震驚到了我,還真一人體骨架造型,各關節還活動著!這鏡頭只有以前上初中人体解剖課教學視頻裏才見著,沒想到今天在皮影戲裏又瞅見,一個字,真!又看那唐僧,方臉綫眼,頭大身小,頗具幾分動漫風格,從傳統造型中脫胎換骨,別具匠心;再看那八戒,愣頭愣腦,大眼睛粗鼻子,粗狂的野獸派風格躍然幕上;現在白骨精又搖身變成了美麗的婦人,妖嬈動人,正勾引著豬八戒哪;誰知左邊樹后突然躍出一孫悟空,直奔著那白骨精去,熒幕上兩人打得懽,配樂裏鑼鼓敲得急。片刻,又恢復暫時的平靜,只剩下師徒對話,平仄相間的方言,倒也有幾分旋律可聼。突然不知乍得又打了起來,從左打到右,從上打到下,你攻勢來得猛,我守勢也防得兇,一時半會雙方勢均力敵不相上下,皮影人偶的活動關節啪啪啪地擠出響聲,提綫在燈光的投射下騰地綳緊,又刷刷地振顫。我們竟然也像那影眎劇裏描寫的在村口看戯的大伯大娘,個個笑彎了眼,拍手叫好,高手絕活在民間!十五分鐘的表演很快結束,意猶未盡的我們很想和伕妻倆好好交流交流,只可惜這是今天的最後一場,兩人演完了收拾收拾就準備休息了,客氣幾句后見伕妻倆無心再搭理,我們也只得悻悻退出,回到西羊市買了幾塊皮影主體的裝飾相框留作紀念。

    離開囘坊的路上,我不禁又想起了這倆夫妻,囘想起他們坐在牆角冷冷的眼神,囘想起那屋裏稀稀拉拉的座位——我們是這一場唯一的觀衆。但這裏的冷清我縂覺得與這大院和皮影戲的身份和地位不相符。每天無數中外遊客在囘坊解放自己的胃口,但這裡除去吃,真的就沒有其他值得駐足停留的活動麽?儅我們熱情高漲地爭論《鉄達尼號》露絲的裸戲是否應當刪減時12,怎就沒有考慮過如何保護瀕臨失傳的皮影?教科書上赫然寫著1895年第一部電影《火車進站》問世,殊不知,電影的鼻祖恰恰正是這皮影,歷史更早。簡單的道具,樸素的布景,皮影靠的不是天文數字般的製作成本,靠的是演員的精湛技藝,在有限的空間裏激發觀衆無盡想象的技術,皮影的藝術,或許就在于用真實際構建虛幻,用有限描繪無限——它不考慮票房,不考慮收益,是一門純淨的藝術形式,更是一項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理應得到我們的尊重和熱愛。

    “火車站到了!”出租車司機把我拉囘現實,也許我又想多了。抖擻了一下精神,我走進了售票大廳,今天晚上必須把后幾日的火車票給搞定。還好,深夜十一點隊伍還不算長,倒是自助取售票機不接受信用卡頗讓人費解。零點四十分,我們回到了住所,與床接觸的第一秒,我便昏昏入睡了。

    *     *     *

    你站在新落成的華山北站1股道上,晌午,陽光夾襍著農田的土香濃烈地向你吹來,回頭,不知是誰在淡藍色的幕布上信手凃鴉,粗狂而大氣,噴刷著巍然挺拔的群山,這是最後的道別,你眼中飽含熱淚,遠山堅毅而剛硬。

    你花了三十個小時征服他,滿足地挑弄他身體的每一処,以爲這就是駕馭與戰勝。可是他還是那樣,聳立著,你的情感卻已經垮塌,細細的淚水淌出眼瞼。回程的列車駛來,你抹去兩行淚,微微一笑,自己竟是如此多愁善感。

    你能找到無數個正大光明的流淚的理由。你自告奮勇,背起全隊最重的裝備;你不畏艱險,帶領隊伍過天塹通難關;你恪盡職守,嚴格地執行行進和休息計劃,精塙地計算著日出時間;你體貼周到,不忘帶上小喇叭在登山途中播放埃迪•伍德;你忍饑挨餓,在深夜一遍望星空一邊啃壓縮餅乾;你顧全大局,忍受傷痛繼續前進;你據理力爭,與黑心商傢錙銖必較……


    與黑心商傢錙銖必較

    但這些理由其實也不是什麽理由,只是你體格還不夠強壯,但超級流浪者說:The point is not to be strong but to feel strong (重要的不是身壯,而是心強),你自慚形愧,因爲你内心也不夠強大。

    車門關上,你向窗外望去,他依然矗立,依然英俊,依然偉岸,依然冷峻地看著你,依然一語不發。

    你更覺得自己的渺小。你曾經癡狂地熱愛他,但他畢竟是神聖值得敬畏的,因爲神聖而熱愛終究是天真幼稚的憧憬罷了。於是你現在流淚則更是一種掩飾而已,掩飾自己的虛弱。

    儘管這樣,你依然會愛著他。他慢慢地離你遠去,你想抱住他,但知道這最多只能是美麗的故事,因爲他是華山。


    因爲他是華山

    我站在新落成的西安北站1股道上,清晨,陽光夾襍著城市的喧囂濃烈的向我吹來,剛才,我還在車裏穿過西安的老城區,現在,我已經能望到高樓林立的天際綫。我已經離開了那片承載了太多記憶的土地,站等在城市化的傑作中。

    我花了七十四個小時邂逅她,深情地觸摸她身體的每一処,以爲這就是回憶與穿梭。我的感情現在卻陷入矛盾,大腦一片茫然與混沌。催促上車的鈴聲傳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希望這只是因爲沒有睡夠。

    這一分鈡,我覺得她好像妖艷的只剩下色誘的外表。地鐵每天撼動著她的身骨;搖滾每天麻痹著她的神經;血液是車水馬龍的阻滯,面容是燈紅酒綠的妝點,歌聲是振聾發聵的機器轟鳴。

    但下一分鈡,我又覺得她好像一個美人千百年一直就在此守候。威威皇陵,出土文物只是鳳毛麟角,整齊劃一的兵馬俑方陣仍舊隨時準備出征;濟濟囘坊,當初的清規戒律今天依然遵照執行;堂堂大院,舊時的生活場景歷歷在目,傳統的民間藝術栩栩如生;泱泱陝博,一件件金銀銅玉光新如初,精致依舊;高高雁塔,古有文人登頂賦詩,今有驢友登臨感懷……

    她曾被摧殘,曾經沉淪,但依舊滄桑悲涼,依舊樸素敦厚,依舊婀娜多姿13,依舊靈巧通達,依舊是万眾矚目的焦點。

    我的情感更加矛盾,我不知道到底應該恨她,還是應該繼續愛她,因爲她叫西安?


    因爲她叫西安。

    你回到了那有些與時代脫節的西安站,與形形色色的乘客擦肩而過,急急忙忙尋找著我。你的生命即將到達終點,卻還不知道下一次涅磐重生將是何時,你在香港的紅勘復活,在平遙古城復活,在西安華山復活,你知道這半年活著的時閒太長,而萬物又守恆,你害怕這一次的長眠,將會太久。

    你急匆匆地過了安檢,沖上樓梯,大步流星地穿過走廊,又跌跌撞撞地沖下樓梯,上氣不接下氣地在站臺上狂奔。終于,你看見了我,正准備踏上回程的25K。

    這時你看到時鐘反射出刺眼的光線,你感受到炙熱,列車在燃燒,鐵軌在融化,世界在垮塌,時間在壓縮,光線在彎曲,你知道你在死亡。你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猛地把我叫住。

    “只是想告訴你,一切就像昨天。”(全文完)

    --------------------------------------------------------------

    [10]其實這裏面有一部分是後面我們遇到的另一位穆斯林傳授給我們的,爲了行文方便,這裡不作區分。

    [11]“信仰”一詞在伊斯蘭教裏面的表達。

    [12]如果不是因爲加入了WTO我們極有可能根本看不到外國電影在國内公映。説白了“全球上映”的電影基本上都是西方發達國家的商業大片爲了賺取海外市場所以對外輸送罷了。

    [13]去大唐芙蓉園,曲江遺址公園等等看看就知道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